近距离 | 行走巴新,埋骨太平洋战区的中国抗战英灵今何在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日前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上发表重要演讲,他开篇就提到此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发生惨烈的珊瑚海战役。为了追寻这段历史,我特意从巴新首都莫尔兹比港飞往东新不列颠省的城市拉包尔,寻找埋骨在异国的中国抗战英灵。

 

在号称“环球旅行家最后一站”的巴布亚新几内亚,旅行成本高得令人咋舌。从首都飞往珊瑚海只不过一个半钟头,来回商务舱的价格差不多要5000元人民币。当我乘坐的福克100型飞机掠过火山稳稳降落在柯波波机场,望着大片的密林让我一度出神以为坐上了时光机回到过去,但很快,前来迎接我入住度假村的向导提醒我,“这才只是开始,明天我们按照你的要求会带你去日本留下的堡垒,那才叫真正的穿越时空。”

 

其实,很多战争遗迹已经被掩藏在1994年剧烈爆发的火山灰中,就连热闹的市镇拉包尔也丧失了往昔繁华,人们多迁居到往西南方向车程一个小时的柯波波镇。

拉包尔是二战时期盟军重要的海军基地,也是防卫澳大利亚的第一线阵地。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于1942年1月登陆并占领了此地。此后,这里成为日军南太平洋最重要的军事基地之一。今天很多人知道这个地方或许是因为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1943年4月18日,这名罪恶的军国主义好战分子的飞机从这里起飞被美军击落,山本五十六也成了二战中唯一一名战死在前线的最高司令官。

 

我抵达后的次日是一个晴天,下午我便和名叫萨拉的女向导开始了“二战遗迹寻访之旅”。本以为是一趟不容易的行程,可是当我很快就从发现日本人留下的堡垒感到新奇过渡到渐渐见怪不怪,我明白原来这片土地下隐藏着这么多的罪恶,覆盖着宽大绿叶雨林植被的山体几乎都被日本人挖空了,他们强迫战俘把这里变成了他们的攻防基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期间也前往了一处战争遗迹,用他的话说,12万日本军人曾在这里战死。

 

我的向导带我去看一处最大的日本堡垒,这个有52个出入口的设施上下一共有五层,最上面是瞭望哨,第四层是战地医院,第三层是供士兵居住的地方。再往下分别是弹药储藏室以及厨房。我们从隐藏在雨林枝蔓的洞口中进入,里面至今还有许多生了锈的手榴弹和子弹,在医院层的墙壁上还有金属钩,那是给伤员打点滴挂药水用的。现在这里成了当地小朋友的游乐场,一名名叫乔治的本地人则告诉我说他的父亲被日本人抓去做了“奴隶”,他认为日本是敌人。

 

就在这处堡垒不远,矗立着一座黑色花岗岩的陵园,繁体刻着“中国抗战将士和遇难同胞陵园”。陵园很新,一共有三块墓碑,墓主人分别是曹友生、吴坤以及孔宪章。

 

追溯历史可知,二战期间日军将一批批中国战区、滇缅战区的中国战俘和劳工装船押运到这个热带岛屿的丛林中,从事残酷的劳役,其中包括死守上海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淞沪会战战俘、中国缅甸远征军、新四军和少数普通老百姓。澳大利亚档案馆的相关资料记载先后有1600多名中国军人从上海和徐州等地被日本人从战俘营中挑选出来,送到日军刚刚占领的拉包尔集中营当劳工。他们当年出发的地方就是上海,只可惜大部分都埋骨太平洋,只有少数幸存者在国际红十字会的帮助下在战后回国。

 

这个陵园算是重建的衣冠冢,原先的坟冢被火山掩埋,后来被意外发现。这几名中国抗战英雄都是谁呢?一看到孔宪章墓碑上刻着的部队番号,我简直大吃一惊。他属于陆军新编30师特务连,历史上属于中国缅甸远征军新一军。这名殁年40岁的陆军上士现有的资料显示他1935年参加湖北省保安第五团,后到上海曾参加四行仓库保卫战。后编入中国缅甸远征军新一军,在印缅战场被俘送往巴布亚新几内亚战俘集中营,最后客死在异乡。

1999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开始研究“被强征到日本的中国劳工幸存者状况”课题,了解到被强征到日本的中国劳工有4万余人,但到底有多少中国劳工被强征到南太平地区并无更多线索。2009年,外交部发言人宣布中国政府将以隆重、庄严的方式纪念在太平洋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抗战将士遗骸归国。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馆长李宗远曾言,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一致对外的正义之战。所有为国捐躯的先烈,都将得到炎黄子孙崇高的敬意。能以历史为纽带,凝聚华人的血肉亲情,激发所有中华儿女的爱国情怀,这也是对先烈英灵最好的告慰。

 

正如我工作上的前辈朱启平凭吊戴高乐墓那样,我此行也在一一轻拭墓碑的动作中结束。女向导萨拉也不说话,就在一旁静静看我。她后来告诉我,虽然她没见过有什么中国人专程来吊唁,但她能感觉到,中国和她的国家无论是历史、现在还是未来都发生着无以名状的联系。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来源地址:近距离 | 行走巴新,埋骨太平洋战区的中国抗战英灵今何在



图片

Contact ME